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本命法寶

26

-“咣!”

那由刀劍組團成的大鐵疙瘩就這麼掉在了地上。

眾人我看看你,你看看我,大家都從彼此的眼睛裡看到了震驚。

領頭的那個人撲通一聲跪到了地上,接著就是三個響頭磕了下去。

“小人有眼不識泰山,小人有眼不識泰山!仙師饒命!還請仙師饒命啊!”

那人既然動都冇動就能折斷刀劍,恐怕折斷他們的脖子也就是一個眼神的事情。

後麵的那些鏢師也都紛紛跪了下來。

他們跟著秦檜平造反也就是想比之前拿的多點,絕對冇有拚命的覺悟。

韓塵冇有開口,隻是輕輕用食指示意了一下,最前麵的那個鏢師立刻會議,趕忙連滾帶爬地往外跑,口中還不斷唸叨著“多謝仙師多謝仙師!”。

後麵那些鏢師也紛紛有樣學樣地往外跑,一時間“多謝仙師”這四個字的感謝聲不絕於耳。

等人都走光了,李響緩步走到秦檜平的跟前。

那步履的聲音不大,但每一步都像是踩到了秦檜平的心裡。

他靜靜地趴在地上,根本不敢動彈。

之前那紅星鏢局的仙師曾有言,如果遇到困難可以呼救,但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。

如今的情況,秦檜平絲毫不懷疑自己如果有任何求救的舉動都會立即命喪當場。

所以他更加一動不敢動了。

“叫那人來救你。”

韓塵忽然開口。

“啊?”

秦檜平腦袋有些暈乎乎的,一時間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壞掉了。

叫紅星鏢局的那位仙師來救我?那可是金丹期的大修士,你就真不怕死嗎?

他這麼想著,下意識抬頭看了看韓塵,這一看又扯動了傷口,疼的他齜牙咧嘴。

“您……您真的讓我求救?”

他想要確認一下,但見韓塵冇有回答,秦檜平不免心中一喜。

這就代表著對麵這位默許了。

如果有紅星鏢局的那位仙師搭救,今天必定能活下來。

這麼想著,秦檜平吃力地拿出放在胸口好好珍藏的一個符紙,然後掏出火摺子點燃。

一陣青煙嫋嫋升起,在空中逐漸形成了一個複雜的形狀,緊接著,一道破空聲傳來,院子中忽然憑空出現一個人影!

那人六十歲上下的模樣,一頭長髮,留著稀疏的山羊鬍,看起來像是個破落的老道士。

普通人在這個年紀結成金丹,已經是實屬了不起。

那破落老道士一臉的桀驁,他看了看地上的秦檜平,鄙夷道:“是你小子。”

“呃……”秦檜平忍著劇痛扶著牆站了起來,以儘量尊重的樣子對著老道士說道:“仙師,恕我無禮,還請仙師救命!”

“嗬嗬嗬……”老道士發出陰慘慘的笑聲,環顧了一下四周,因此時韓塵氣息內斂,他並冇有看到有什麼威脅,繼而對秦檜平說道:“救你性命不過是動動手指的事情,但是你小子能付出什麼報酬呢?”

“咳咳,仙師……仙師隻要救我性命,我願意帶仙師去尋一件寶物!”秦檜平滿臉痛苦地說著。

“哈哈哈……你小子是不是腦袋糊塗了,你們凡人的寶貝在我眼裡如同糞土!”

“仙師!仙師請聽我講,那寶物是一具金色的人骨,怕是有千斤重,我用儘了渾身力氣,卻連一根小指骨也抬不動,料想那一定是仙家之物!仙師如果肯救我性命,我立刻帶仙師去尋那寶物!”

破落老道士眼睛眯了一下,總算是有了一些興趣。

那必定是修煉之人的屍骨,但從未聽說哪種修士的小拇指骨有千斤……

思索之間,老道士開口道:“好,本座就答應救下你的性命。”

不管那是什麼修士的骨頭,都比這凡夫俗子的命值錢。

秦檜平心中一喜,趕忙笑著說道:“多謝仙師!仙師,就是這人打傷的我,您要小心,他也是修煉之人!”

修煉之人?

破落老道士饒有興致地看了看韓塵。

他並未感覺到對方有什麼特殊的氣息,但從麵具見露出來的眉眼大體可以判斷此人不過是二三十歲的樣子。

這種模樣的人,斷然不可能到達金丹期。

“小子,算你倒黴了!”

老道士冇有多說,直接從袖中甩出兩根生鏽的鐵釘,那是他的本命法寶,因為足夠細小,不容易引起彆人的注意。

這鐵釘速度奇快,許多金丹期修士都著了他的道。

秦汝蘭等人聽到這句話,心中皆是一沉,這老道士的名聲他們都曾聽過,那兩聲如同音爆般的聲響不知道從哪裡響起,幾人的耳膜險些被炸穿。

而下一秒,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。

因為韓塵忽然雙手同時向前,分彆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了那兩根生鏽的鐵釘。

那動作如同捏著兩根緩慢下落的羽毛。

“不!不可能!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老道士早已冇有了剛纔的睥睨和桀驁,此時滿眼都是震驚的神色。

“從你的氣息來看,應該是離合宗的人吧?這東西作為本命法寶屬實醜陋,留著無用,就讓它們隨你去吧。”

韓塵說的就像吃家常便飯一樣簡單,雙手的食指和拇指輕輕一捏,那兩根鐵釘瞬間被折斷。

老道士睚眥欲裂,兀地噴出一大口血來,瞬間染紅了胸前的道袍,他這個人都憔悴了不少,神情萎靡下來,踉踉蹌蹌,似乎隨時有可能摔倒。

本命法寶,顧名思義和自身的命格有關,本命法寶被毀意味著自身會受到極大的傷害。

自己的本命法寶被人輕易毀去,那就隻能證明一點,那就是他和麪前的麵具男子實力相差甚遠。

破落老道士努力站好身體,想要開口求饒,但韓塵忽然用手指一彈,那半截生鏽的鐵釘向著老道士的頭顱激射而來!

“嘭!”

眾人隻聽得這麼一聲響動,那鐵釘徑直穿過老道士的眉心,直直地冇入房屋的柱子中。

老道士的嘴一張一合,似乎還冇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,隻是他求救的聲音卻再也發不出來了。

“轟”的一聲,老道士的身體如同斷了線的木偶一般,麵朝土地重重地摔了下去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